• 首 页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桑植政务
  • 经济频道
  • 招商引资
  • 文明之窗
  • 旅游文化
  • 乡镇街区
  • 广告频道
  • 民情直通

桑植要闻

 

媒体聚焦

 

热点专题

 
 你现在的位置:桑植新闻网 >> 旅游文化 >> 风景名胜 >> 内容阅读
风光无限杨家界
  来源:红网桑植分站  时间:2017-07-23 09:54:18   作者:彭冬梅    张立波 字体: 【    】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群峰兀立,壁立千仞,那是我心仪已久的杨家界风景。

  几回回梦萦,几回回魂牵,终于迎来了一场潇洒的杨家界之行。在我的鼓动下,暑假我和同事们踏上了前往杨家界仙境的旅程。车行一路蜿蜒颠簸,穿过一隧道,豁见出口处立着一块大石牌,上面“杨家界”三个醒目的大字让我的心激动不已。近了,快了,梦将圆,杨家界的神秘面纱终将掀开。

  荡胸生层云,“峰墙”临绝顶——天然长城

  乘索道徐徐前行,我如小孩儿般把好奇的目光探向车外,惊叹眼前的丛峰密集却又支支独立,虽然绵延却又互不攀附。要么一柱柱拔地而起,苍劲有力,欲与天公试比高;要么相携屹立,阳光铺洒时,似白练倒挂。看着一座座山峰迎面而来,又飞逝而去,我不由得忘情地感叹着造化的神奇。没有了高悬空中的恐惧,没有了空气稀薄的不适,有的只是充塞满腔的情丝涌动。

  一路风景一路惊喜。缆车最终将我们拉到杨家界山顶,指路牌即将把我等导向天然长城。

  “天然长城”?这杨家界未免也太狂妄了,敢叫板正经八百的万里长城,还冠名“天然”。话说去年暑假登北京长城,我就总觉得它险峻的不够味儿,赏玩起来不带劲儿,除了它绵延万里的磅礴气势给了我初登时的一点儿震撼,我感受不到大山的挺拔嶙峋,大山的威严苍劲,最终慕名而来,却带着小小的遗憾而去。许是生在大山的缘故,许是长在美丽张家界的缘故,外面的山山水水都轻易入不了我的凡眼。天然长城,能魅惑我不?待我去看个究竟也!

  沿着一条古木参天的林荫道走约两三百米,一路甚是纳闷,这里风景也不过如此,景区到处都是这等造型的高树,难道我被宣传画册魅惑了?就在我犯迷糊的当儿,眼前豁然开朗。一块近两米高的大石横在面前,上面的“天然长城”字样告诉我,这里会有别样风景。站立千仞之巅,绝壁之上,没有障物遮目,只有挨挨挤挤能容五六十人的一个观景台。今天,晴空朗朗,游者甚众,大家都忙着把眼前所见的奇峰异景捕于镜底,藏于胸中,抓拍个不亦乐乎。我虽然块头大,但山里人身形灵活,左闪右让,终随着人流,觅得观景台上一点空隙。

  游目骋怀,心胸为之开阔,精气神儿一下子提起来,乃深悟了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的意境。现在是山登绝顶我为峰,山川大地都匍匐在我的脚底下。极目远眺,群峰尽显眼底,它们巍然屹立却又根基相连,形成一道道天然屏障,恰似那一段段城墙,彼此独立着,相携着,一直迤逦到视野尽头;闭上双眼,屏息片刻,尽情享受从山底升腾起的轻烟淡霭,只觉得如临仙境,身心俱醉;凌空伸手,试图去触摸东西南北风,却只能任凭它缭乱我的头发,吹动我的思绪。这一刻,心是沉静的,却又是张扬的。

  江山多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。伫立这里,真有全身三百六十个毛孔都为之舒畅的惬意感觉。身处其境,我才终于体会到,这“天然长城”还真不是浪得虚名。

  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——乌龙寨

  都说咱湘西人是土匪,蛮气十足。前往杨家界的土匪窝乌龙山寨,我算是体会到当个土匪没有蛮气是成不了气侯的。悬崖峭壁要敢于攀登,荊棘刺笼要巧于避行,夹缝中要勇于挤过,方能安守一寨,快活似神仙。

  一路攀爬在凿开的崖壁半腰,向上望是陡壁嶙峋,张牙舞爪似扑压而来,向下看白壁垂悬,令人两股战战,头晕目眩。在羊肠小道上艰难前行,虽提心吊胆,险象环生,但也不得不佩服当年占据乌龙寨的杨家将后人,蛮气十足中还具雅人情怀,居然相中这等易守难攻却又风光无限的险地佳境,令其它众强人望山兴叹之余也艳羡无比。

  一路风景一路惊险。留在记忆最深处的,还是即将到达乌龙山寨时的那道关隘。这里两山夹峙,崖壁光滑,长满青苔,阴森森,湿漉漉的,最要命的夹壁宽六十厘米左右,长却有七八米,每次仅容一人提气侧身挪移。这地势,生长的就是令人叫绝,一道天然屏障,把守着进出的必经之路,莽汉进不去,人多也于事无补。140斤的我,努力把自己挤过去后(差点被卡住),终于体会到什么是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。当年乌龙山寨王就是派一人把住这关口,而其余众匪在老巢乐得逍遥的吧?

  从夹缝中侧身挤过,继续前行,再上个四五十级石阶,就闯入了土匪老巢——乌龙山寨。据说这里是最著名的土匪窝之一。因山寨地势险恶,悬崖绝壁环绕,其地貌宛如一条乌龙盘踞,故取名乌龙寨。过了关,上了寨,清新宁谧的空气,让人疲劳顿消,精神振奋。昔日的土匪窝,名字听着骇人,其实是块宝地。现在的乌龙寨,就是一个天然绿色氧吧,这里群峰簇拥,绿荫匝地,鸣鸟啾啾,空谷回响,让人不由得神清气爽,心旷神怡。

  群山万壑现,风光在险峰——天波府

  穿过乌龙寨,更有美景现。打从乌龙山寨门前过,我们一干人行走在乌龙山脊,左顾是悬崖,右盼是绝壁,即便如此,沿途依然有熙熙攘攘的人群,他们或席地而坐,享受清风,或凭栏远眺,指点神奇。

  站立乌龙山脊尽头,极目望去,迎面绿意随风招摇,树木郁郁葱葱;翠峰拔地而起,蜿蜒绵亘。山谷中的无限美景,被居高俯临的我尽收眼底。也许一路走来,视线所触都是奇山绝壁,自然眼前的美景只能荡起心中微波轻漪。

  正当兴味索然之时,游人遥指不远处一柱独峰,善意提醒我,那里有一道奇绝风景——天波府。举目探寻,果见翠峰簇拥中有一卓然独立的石柱。它是悬崖绝壁之上再生的一柱,就这么无依无傍,一枝独秀,少有绿色点缀,几乎就一裸石,恰好成了一个可以环顾的观景台,此景让我忆起《红楼梦》翠峰山下那块弃置的顽石。遗憾的是这登临游目骋怀的机会只能少数人享有,当然,一定有一个胆大任性的我置身其中。

  早就心仪着杨家界美景,向往着天波府的观景台,这次终于身临其境,怎能错过这等体验心跳的机会。于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我,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下,小心翼翼的沿崖壁,抓护栏,摸索蜗行,下至谷底,再向上攀爬“天波府”,这里路更窄坡更陡地更滑,曾经想登峰顶只能是“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猿猱欲度愁攀援”。今天绝壁上已架起了两个如鸟笼般的仅供一人上下的钢筋架梯子。在挨挨挤挤的人流中,我凝神屏气攀着护栏一步步直至山顶。因为太高太险,刚开始攀爬时竟然头微眩,腿轻颤,心紧跳,有那种稍不留心掉下去就会荷包儿皮都没得(方言,皮骨不存的意思)的恐惧。但开弓没得回头箭,我前面有人,后面也一个接着一个,退不可能,进退维谷,只能硬着头皮埋头往上爬。守得云开见日出,最终还是战胜了自己的胆怯,走出笼子梯,攀到了山顶。放下一直悬着的心,长舒一口气,我终于站在了天波府顶端,那白色炫目的千仞岩壁,那一览无垠的迭迭远山,那蓊蓊郁郁的参天古木,都尽收眼底。

  围绕这座孤峰在山崖边走上一圈,蹦跶的是欢快,体验的是激情,玩得是心跳。凭栏俯瞰,悬崖绝壁,深不可测,看得我头晕目眩,却也兴奋不已;心惊胆战站立绝壁边,虽两股战战,但能把群山万壑尽收眼底,也是辛苦并快乐着。总之那种登临的舒畅,那份“一览众山小”的豪情,无法在笔下表达,只能闭目在峰顶细细感受。

  山里娃子最爱山。杨家界的山,就是这般令人神往!

[编辑:黎治国]
友情链接